pk10八码滚雪球技巧-pk10八码计划滚雪球

他一定会那么干只有傻瓜会以为他说出的话只会

“还有更好的选项吗?”
 
    霍夫曼换成了李林的说话方式,模仿着那种从来只有堵死退路而不是给别人选择机会的反诘。
 
    尽管模仿得不怎么到位,切入时间点的选择也不算好。不过托尔和瓦格纳还是被问住了,随即发现现实处境就是无路可退。
 
    “只要托尔成绩能够上去的话……”
 
    “想要成绩上去,只有补习。”
 
    瓦格纳的安慰来不及说完就被打个粉碎,霍夫曼长长叹了口气,模仿李林的角色不过几分钟,疲惫的感觉一直蔓延到肩膀,无力继续不成样的角色扮演游戏,轻轻拍下托尔耷拉的肩膀,可怜和同情相加、再平方的劝慰着:
 
    “兄弟,认命吧。既然不能逃,也无法反抗。试着把这种经历当做享受和人生必经的经验如何?或许你会好过一些。”
 
    被仿佛是遭受暴力侵犯的女性在极度绝望下用来自我解脱的话语安慰的托尔一点都没有缓解过来,事实上,心情已经完全坠落深渊之底,平时总一副大咧咧的笑脸此刻哭丧的像失去某位重要关系者一样。
 
    从刚才就不断说安慰话的瓦格纳看着托尔也知道该说什么,得不到安慰亦另无它法可想的托尔转过身子。嘴里一边叨叨着【不能逃】一边挥舞着大猎刀。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从【颓丧】升格至【悲壮】,为了避开这伤心欲绝的强大气场,更为了避免受伤。安慰不成的两名精灵急忙朝后面退避,他们算是彻底没辙了。
 
    “两个……不,是三个笨蛋呐。”
 
    弗蕾娅的感叹不论从哪方面感受都像是强忍住狂笑后刻意的表现,小恶魔内心最大的笑点倒不是三个男生间的愚蠢对话,而是托尔【活像被强奸似地脸】……要不是顾及有个词汇不适合女生说出来,她真会大声笑出来。其他的同伴们身为男性也很想反驳一下弗蕾娅,帮帮自己的男性同胞。只是托尔的差劲表现注定会给所有辩解附加无力化的特效,辩解神马的根本一点用都排不上。
 
    三个笨蛋,这评语一点都没说错。
 
    “……也许我该专门增设一堂人际交流课了。”
 
    自言自语般的呢喃之音从驾驶位飘到后面,耳尖的精灵们立即哆嗦了一下。再多一门课?玛法作证!他们已经有了数学、语言、武技三门课。其中语言课又被具体划分为精灵语作文、查理曼语、拉普兰语三部分。所以实际上是5门课。沉重的课业压力才几天就让他们感觉精疲力竭,再增加一门?这可不是一句【哦,这样啊】,顺手就给课程表里增加个新名字的小事。这门课有很大的机会成为压断他们这些骆驼脊梁的最后一根稻草,没有谁希望那根似乎轻飘飘的稻草就此落下。
 
    焦虑、急切、期盼的目光聚集专心操控马车的背影上,等待着末日抑或福音的判决。附加指责的余光全数指向了弗蕾娅,几秒钟前,她还只是个【有点坏心眼的优等生】角色,总是让大家感到头疼、无奈。但现在【触发惊吓箱】这种突发剧情大家实在消受不起,无言的指责和怨气聚集在背上压力极大的【增加课程事件罪魁祸首】四周,几乎具现化做实质黑色浓雾。
 
    “……最近课程安排有点太紧了,过些日子再说好了……”
 
    轻飘飘的自语再次划过气氛诡谲、一触即发的车厢内精灵们的身边,怨灵团块仿佛得到救赎圣光的洗礼而烟消云散。
 
    世界依然美好,生命之路的前方还有光明,活着的感觉太美好了。
 
    悟道般喜悦的精灵们沉浸于得到喘息的兴奋中无法自拔,至于内容里【过些日子】这种煞风景的部分没有谁愿意从那段语言中抽取出来搅坏自己的心情。
 
    到最后他们还是会想起来的,大家都清楚,仿佛不经意自言自语的【车夫】一定会用现实将天真的想法击溃,杀个片甲不留。
 
    李林的作风就是如此,他一定会那么干,只有傻瓜会以为他说出的话只会停留在口头上。
 
    清醒旁观的小恶魔弗蕾娅没有提醒还在高兴的傻瓜男生们,前面的糟糕经历还让她有些不快的余悸,完全没有做这种事情的兴致。换个角度思考,她也觉得虽然只有【暂时】,不过不增加课业压力也是件好事情。怎样的优等生也好,对挤占私人时间的增加课程同样会产生一些负面情绪。即便清楚最后自己一样逃不脱增课的行列,当笨蛋男生们再次听到那个晴空霹雳般的小,并且眼睁睁看着【口头安排】化作现实压力时的表情……
 
    嗜虐的坏笑爬上小恶魔的嘴角,闪亮的翡翠瞳仁中多了一些不好的期待。
------------
 
21.挖坑的、被坑的(二)
 
    布伦希尔全神贯注的翻看着一本缺边、虫蛀、损页的手抄游记散文,看上一会儿后查理曼文的内容用精灵文字书写在另一张羊皮纸上。偶尔遇见未见过的单词则罗列到单独的纸上。尝试着和文章内容进行比对揣测。灵动的眼眸随着文字队列的蜿蜒逐行移动,偶尔和手抄者拙劣模糊的笔迹撞车时,秀气的眉毛立即剧烈的波动,一点没有刚毅果决女战士的样子,更像个不被周围嬉闹嘈杂打扰的专心文学少女。
 
    提尔在和手中纸张上的数字、空格做着殊死搏斗,9组1~9的数字总计八十一个数必须完美的攻入9纵9列的空格组成的大九宫防御圈内名为小九宫的9座要塞。即使是号称精灵男生第一优等生的提尔在没有掌握正确的数独解题程式之前,能够选择的只能是用最为笨拙的穷举法摸索出通往惨烈终局的道路,目前,提尔能遥望到的只有遥远的地平线。
 
    控制马车不疾不徐地跟在托尔他们身后,李林保持着若有若无的神秘微笑,这位【车夫】是否正在享受沿途的风景抑或少年男女们和课程、学习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深入和李林交往过的人断然会否定这想当然的臆测,缺乏美感概念的特异者不会分出一丁点注意力用来感知伤春秋悲的事物,李林是该类型最好的样本典型。
 
    策划、评估、淘汰、安排――李林漆黑的脑袋永不停歇的翻弄着邪恶的智慧,数字、文字、图标、公式、映像排着复杂又整齐的的队形勾勒出16岁少年只有理性的冰冷人格,在其中没有位置腾挪给多余之物。比起弄花恋蝶之类不能创造出任何有明确意义结果的行为,怎样处理伏击者,从袭击事件中榨取最大利益才是应该关注的事情。
 
    蠢材。
 
    如电子合成音般没有情感起伏的评语给了辛苦大半日的潜伏者们,注意力不再浪费给活着多余,死了占地的废物。三个特殊反应成为重点观察对象。
 
    通过尼德霍格和普通爬行类的比对、前几日用微波煮爆的乔利和普通人的比对。三个属于魔法师特有的热反应从数十个人形热源反应中非常轻松的找了出来。从战术上来说,此刻应该着手针对这三人实施远程狙杀,以李林的能力,1500公尺距离上同时狙击三人的难度不算大,中间的空隙不会让对方有做出任何反应的机会,接下来完成扫荡残敌的收尾工作既可。从第一击至全部完成至多花去3秒,以效能来说可谓最合适的战术选择。
 
    只是对于收集魔法师实战资料、制定日后针对魔法师的战场通用手册这一战略考量而言,速杀的战术选择反成了一种巨大浪费。
 
    威尔特是个以剑和魔法为主流的世界,优秀骑士、战士的养成是个缓慢的过程,魔法师的养成更是个缓慢到注重效率人士会绝望撞墙的吞钱大坑,是只有国家级别的财力才能供养,并且受到极严格管控的最高级人才资源。各种魔法师的数量多寡、素质高低、魔法学科的进步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国家间的势力版图。用地球上的理解类比就是洲际导弹跟核弹头的数量与技术水平是衡量20世纪至21世纪是否是大国的准绳。
 
    可想而知,在尚算和平的时代以不引发大规模正面冲突为代价,与魔法师交战并取得数据资料是件多麻烦的事情。和试图完整俘获敌对国家最先进战斗机以进行彻底研究的作战具有同等的难度和重大影响力。这种战略层次的巨大收益根本不是区区战术上的节约能耗和时间可以比拟的。
 
    战术服从战略,基于这个基础考量,三个魔法师侥幸躲过狙击。不过假如有谁告知李林的处理方案或者之后将会发生的事情。魔法师们必定会选择逃走,不然被爆头也行。可预言者的数量总是那么少,知道接下来事情的那个家伙正准
    一个陷阱,经过伪装的大坑。可能还在坑底插上了削尖的木桩或其他什么要命的玩意儿。精灵们经常挖掘、布置类似的东西来捕捉危险种。长辈们还传授过他们识别各种陷阱的技巧,防止有冒冒失失的小家伙傻乎乎的跳进里面。在识别陷阱方面,山谷里的精灵们是少有的专家。
 
    在这群顶级陷阱专业户面前,一个拙劣到只要脑子还正常、连小孩都能看穿的【陷阱】只会让坏小子们发笑。好笑的同时也感到疑惑不解。挖坑的人花费大量的时间和力气挖好一个深坑,然后将上面原来的植物原样移回,仔细的抹去了脚印、为什么不愿再花点时间跟心思撒上一些旧土?原本可能发挥作用的陷阱因为一点愚蠢的疏忽完全失去了作用。这一点也不合理,也不像正常的行为。
 
    太过可疑,一定还有其它隐蔽的陷阱或者伏兵,眼前这个蹩脚的玩意只是其中的一个诱饵。
 
    导出新结论的精灵们不再觉得挖坑的家伙可笑,狩猎生活累积磨练出的感觉经验融入紧绷的身体,高度戒备的视线如竖起尖刺的刺猬般放射向四周,弓箭射程范围内任何可供藏身的地方遭受着附有金属质感的瞳仁反射光仔细检查,有些草木茂盛的区块承受了至少不止一遍的严格扫视。
 
    在准备绕道的路线上可能设置了更加隐蔽毒辣的陷阱,可能在绕道时,敌人突然发起袭击,可能……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