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八码滚雪球技巧-pk10八码计划滚雪球

诡异气氛已经荡然无存弥漫女人香的危险气氛不

 残破白骨散落的荒野绝算不上什么能愉快就餐的地点,不过空着肚子的话就连干架的力气也会没有。将就着【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的凄凉景色补充体力也就没什么不可以的。
 
    “呜哇……老实说我真不想在这鬼地方吃饭。”
 
    咽下满嘴可以和木料比肩的面包和肉干,托尔没规矩的咂巴着嘴,打开水袋大口将水灌进五分饱的肚子,干透了的干粮带来的口感也似乎冲淡了些。
 
    吃太饱会使行动迟缓,有个六、七分饱就足够。在敌人随时可能袭来的当前环境里,讲究用餐礼仪、细嚼慢咽什么的想也别想。随时处于备战状态下的精灵们可没那种闲情逸致。
 
    相对来说,靠着马车一点声音也不发出,细细咀嚼肉干的李林似乎【悠闲】的有些过分了。
 
    对这份战场上的从容,精灵们并不存在反感或是意见。亲眼见证过的强大实力就在眼前,身为强者自然应该享有强者的特殊待遇,质疑李林的从容等同于质疑他的强大和智慧,其心态一定出了问题,要不就是别有用心。
 
    “呣呼~~~~~,把嘴张开,尝尝我的酱肉干吧~~~~~~~~”
 
    口齿不清的咕哝和肉干一起伸到眼前,小女孩奶声奶气的央求面前,即便肚子其实很饱的人也会勉为其难的咽下去,低年龄的女性做这种事总是比臭男人们劝酒成功得多,不过李林一点也不打算咬住那根另一头咬在弗蕾娅唇齿间的肉干。
 
    咬上去把肉干吃掉的话,即使在生物学上还是活着的,从社会角度来说,已经被杀掉了吧。
 
    光是肉感凑到眼前,尚未咬上去,背后就已经被各式各样的冷冽视线射成刺猬了。
 
    不,已经凌驾于冷冽之上,完全是杀气的范畴了。
 
    【脱团者必死。】
 
    【给我爆炸,给我爆炸,给我爆炸,给我爆炸,给我爆炸。】
 
    【闪瞎眼了……】
 
    【好羡慕,好嫉妒。】
 
    【搞不清楚状况的家伙。】
 
    小声嘀咕的内容正在极为明显的朝诅咒的方向滑过去。
 
    单身男人凑在一起组成的不一定是好人拥抱取暖团,也有可能是情侣去死去死团,更有可能那两者本来就是一体的。
 
    身强体健、精通各种武技魔法、家中有万贯家财或权势滔天的亲属——至少满足上述条件中的任意两项,否则在一群喜欢用拳头多于用脑子和嘴解决问题的单身男人身边放闪光弹,注定要做好浑身是洞躺下去的准备和觉悟。
 
    几乎因为弗蕾娅的肉干而成为一桩血案中的受害者的李林不管再怎么感情白痴,也不至于无视周围微妙激烈的气氛,犯众怒受孤立的傻事才不会去干,但这种时候直截了当的拒绝一个女孩子也未免显得无情,事后容易被诟病。
 
    “我吃饱了。”
 
    绅士味十足的婉拒是正确的解决之道,看上去略显文弱的身板似乎也能支持拒绝的理由。不过【食少事繁,焉能久乎】的关心和疑问往往会引发新的麻烦。
 
    “真的吃饱了吗?待会儿可能还要再战,千万别硬撑。我这里还有些肉干,不介意的话……”
 
    布伦希尔的动作温柔、语气恳切,背后的气场——未免太强了吧?!怎么看也不是【和乐融融的共享午餐】,完全是【赌上性命也要赢】的女人战场决意啊!
 
    “肉干的话,这边管够哦。亲~爱~的~”
 
    弗蕾娅叼着肉干的脸从另一侧靠过来,仿佛在说【把我吃掉】的诱惑表情几乎贴上李林的脸颊。脸上的微笑分明染上可疑的色彩,眼睛里也在燃烧奇怪的斗志。
 
    散落骸骨的荒野下用餐的诡异气氛已经荡然无存,弥漫女人香的危险气氛不断加剧。知情识趣的小伙子们不再嘀咕怪话,全体非常理智的退出静电火花四处游走的危险区域,退至安全线后打酱油围观是也。
 
    无情无义的家伙们……
 
    提尔默默感慨叹息了一句,憋了一眼被左右包夹动弹不得的李林,不禁也有些想要窃笑。
 
    精密的魔法操纵与谋略相结合,挥手间轻松杀死一名十字级别的魔法师、众多的打手和毒虫。强大至此的少年却被两位亲近少女搞得窘迫异常,真不知道该羡慕他的桃花运还是该同情这种恐怖女难的受害者。
 
    “可恶!我受不了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放闪光弹到别的地方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压抑到最底线一口气爆发出来的陌生斥责立竿见影的解决了李林的困局,交织各种警惕、不满、同感(?)……等等充满内涵的眼神望向乱入的局外者。
 
    光。
 
    强烈刺激视网膜的反光使得精灵们下意识举手遮挡在眼前,适应亮度剧烈变化后的眼睛所看到的是u型发际线,连油光也没有、光滑镜面般反射阳光的地中海。
 
    由于脑门和印堂太过光芒四射,太令大家印象深刻。脑门以下像猴子一样起皱的潮红皮肤、络腮胡、龅牙神马的反而没能造成一点轰动效应,只是得出一个【猴子】的评语。
 
    “秃顶猴子。”
 
    托尔转过脸小声嘟囔了一句,其他精灵责怪其失礼似的斜瞄嘴上不带把的大个子一眼,同时在肚子里认同。
 
    【没错,一只秃顶猴子。】
 
    “你们——!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吧吧吧吧吧吧吧!!!!!!”
 
    猥琐男人嚎出不善的指责,令精灵们有那么一点尴尬的是,这个由敏感多疑诱发的指责很大程度上是事实。
 
    ——对当事人而言,完全令人发指的事实。
 
    “没什么,我们不过在餐后欣赏一下荒野风景罢了。”
 
    李林彬彬有礼的将精灵们对他人容貌就一直在扯秃顶吧!!!!”
 
    中年男人的脸一下子转成铁青色,双手痛苦的揪着两鬓还勉强徘徊在稀疏边缘的毛发。
 
    “我承认了!都已经进行快一个月【没有秃顶】的自我催眠治疗,本来冀望能就此治愈脱发症的说……!!!”
 
    “完全没关系吧?反正就算是信仰坚定的圣人也必定会迎来头顶发出圣光的那一天吧,不,是只有通过卸掉烦恼的发丝才能跨入圣人的的殿堂吧?嗯嗯,我已经看见了,金黄色的温暖光芒在头顶和背后放射的样子,南无阿弥陀佛——”
 
    “少罗嗦!!你也只有现在嚣张了!!”
 
    中年男人低垂的脑袋一下子意气风发的抬起,一脸超脱凡俗、看破红尘的清爽笑容(?)朝着年轻小伙子们发出了受伤野兽般的怒吼。
 
    “你们也一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背后嘀咕秃头猴子哦!像你们这些整天只知道胡闹鬼混、不知道护理头发的家伙,青春期结束之后的发际线可是会一退到底的!特别是你!黑头发的小子!像你这种腹黑的家伙一下子就会绝顶啦!要笑的话就趁现在吧!尽情笑吧!笑啊!给我笑啊!魂淡!!你不笑我笑吧!哦呵呵呵呵呵!!!!!”
 
    极度喧闹混乱的超展开让精灵们不知该如何应对,李林倒是清楚如何处理心灵创伤病症发作的情形,但他有什么义务给敌人雪中送炭?
 
    李林从来不是具有无私奉献精神的好人,对社会道德体系建设的工作也没必要放到眼前来做。
 
    唯一的问题是战斗气氛完全被搞砸,精灵们被眼前令他们哭笑不得的乱入弄得战意全无,甚至还有小小的莫名同情——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