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八码滚雪球技巧-pk10八码计划滚雪球

自以为高雅的虚伪薄纱径直抵住魔法师厚如面具

十几人几乎同一时间被刺穿手脚胸腹时发出的声音诡异而沉闷,看着撕开肌肤、肋骨、内脏,从身体另一侧透出的鲜红圆锥,溢满血泡的嘴张大了想要送出悲鸣呻吟。可如离水之鱼般一张一合的嘴里除了血沫跟意义不明的吐气,别的什么也吐不出来。竭尽全力好不容易吸进来的空气不断从破裂的肺叶漏走,抽搐的手伸向上面个圆形的狭小晴空试图抓住什么,最终一根稻草也没捞到,失去生气软软垂了下去。不再有有任何响动的深坑底部,十多具尸体开始变冷,那里面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
 
    看了一眼吞噬了十几条生命的食人大坑,冰凉沉重的唾液划过咽喉,摇摇头或者什么动作也没有的精灵们把脸重新转回原来的位置。他们见过跌进类似的坑中的危险种的样子,眼前这个坑下面是一幅怎样的地狱惨景,不难想象。
 
    对倒胃口画面有一定免疫力,处理过同样结局的野兽,也有亲手宰掉过个把人类探子的勇猛记录。十几个同为智慧种的生命在眼前消失带来的冲击依然难以在片刻间抵消适应。何况刚才他们同样从陷阱上走过,会出现后怕是难以避免的反应。毕竟只差那么一点,坑里面刺穿的肉串就是他们了。
 
    “先生们,振作下,打起精神来,旅途还没结束呐。”
 
    走过同一个陷阱,倒置两拨过客结局天差地远的最大因素无害的笑着,黑发红瞳的原貌不知何时已展现于精灵们的眼前,犹如纯洁无垢雕塑般的微笑令大家安心,沉甸甸的胃部也轻松下来。
 
    “在你面前耍小聪明简直就是找死啊。”
 
    小野猫甩脱后怕的阴影,慵懒的尾巴晃弄着笑出声来,马车里的气氛也开始转入备战阶段安定心神的轻松。
 
    “嗯~~~~~~你的头发还真方便。哦,一点都不油腻,不开叉也没有发屑。你有护理头发的秘术吗?”
 
    淘气的女孩把玩柔顺的黑发,李林大度接受着弗蕾娅孩子气的行为,车队平安走过陷阱的秘宝在布伦希尔复杂的余光中任由小女孩随意玩弄。
 
    面对弗蕾娅如此对待渗入、缠绕陷阱支撑物,强化承重的重要秘宝,男生们苦笑着瞅瞅各自的头发,互相耸耸肩,丢给彼此一个风度十足的苦笑。
 
    女孩子和男生之间的关注重点差别实在过大了些,他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评论弗蕾娅缠着李林讨要护发秘诀的要求,在他们眼里,护养头发神马的……貌似只要一个月洗次头不就好了?哪来那么多的麻烦……
 
    “那样的秘术人家也很感兴趣,能否分享一下呢?”
 
    刹那间,精灵们进入临敌态势,手指扣住弓箭抵上弓弦,猎刀纷纷出鞘,牲口的队伍开始缩拢,被安排护卫胜出的小伙子们围住对周遭的不祥气息产生躁动反应的牲畜,仔细的搜索声音来源。
 
    队伍里没有谁会发出感到恶心的……很嗲的男人声音,娘娘腔到大家起鸡皮疙瘩的嗓音只能是属于敌人的。
 
    “怎样啦,告诉人家嘛,别这么小气啊,好男人的脸都浪费掉了的说~~~~~~~~~~~~~”
 
    如女孩撒娇般的话语在四周不断回荡纠缠,不是山谷的矮灌木丛平原会有的回音音效明显不是自然现象。
 
    是魔法师!
 
    领悟敌人的身份,精灵们的紧绷感进一步加重,握住武器的指关节泛起一层白色。
 
    之前和托尔交手、被李林干掉的人渣不过是个不着调的半吊子,其拥有的实力就足以压制十几个精灵。现在还没露脸的娘娘腔更不可能是什么软脚虾。
 
    “掉坑里的家伙是你派来的吧?”
 
    仿若正在伤脑筋、困扰下揉压着太阳穴之时所发出的懒散声音淡淡回应,虽有些明知故问,不过作为礼仪和防止误杀的确认,李林的仪态做的无可挑剔。
------------
 
21.挖坑的、被坑的(四)
 
    “哦,你说那些可怜虫啊?”
 
    嗲声嗲气的腔调随之一变,看见呕吐物或其他恶心污秽之物的厌烦语调晃动弥漫铁锈气味的空气,恶质化的口吻唾弃着已死于穿刺之刑的部下们。
 
    “真是一点用处也派不上的废物,阻拦几个小鬼一下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就连死法也是土的掉渣。”
 
    捻死烦人蚊虫似地傲慢言论连立场敌对的精灵们也嗤之以鼻,凝聚不满的人气中,李林淡雅的笑出声来。
 
    “真是有够简单的价值观,对自己以外的一切都不屑一顾的自恋狂逻辑未免太过一目了然了吧,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想法,和在下也无关,不过呐——”
 
    笃定如刀锋般的浅笑劈开那层喷洒过厕所熏香自以为高雅的虚伪薄纱,径直抵住魔法师厚如面具的浓妆之下的浅薄脸皮。
 
    “极度自恋的另一面总是极度自卑,一般能衍生出自恋狂人格的源头都是强烈的自卑感。连可怜虫也及不上,只能靠恋上虚假的自己来取暖的家伙们最看不上的,大抵都是卑微的自己哟。老是被霸凌,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鼻子的魔法师先生。”
 
    “果然……和传闻中说的一样,是个毒舌的小哥呢……!!!”
 
    娘娘腔的余裕一点点地粉碎、剥落,一直高人一等的说话语气散出颤抖的动摇,沸腾的愤怒渗透至空气里,憎恶、怨恨一并化作指向性的杀意,烧灼着精灵们的皮肤。
 
    “原本看在那张不多见的漂亮脸蛋的份上,是打算留你活口的!”
 
    气压骤降的空间里耸动起毛骨悚然的异响,声源是应该没有任何活物的陷坑。坑底【某些东西】扭动身体攀爬坑壁的响动蔓延上地面,一会儿的功夫,一只苍白的手攀住坑的边缘,拽住一丛野草,毫无生气的苍白脸孔从坑里探了出来。
 
    “再怎样的废物死过一回后也能派上些用场。好啦,变化系的乡下小子。你要怎么应付我这群饥肠辘辘的可爱宠物呢?”
 
    玩弄生命、亵渎亡者的嘲弄中,十多具被贯穿死亡的尸体陆陆续续从坑里爬出来,动作迟缓僵硬、方向性极其明确的朝车队行进。
 
    嘭——!
 
    走在最前面的尸体被迎面击中,脑浆爆散飞溅到前后四周,混合红白两色的糊状物洒的到处都是。
 
    完全仰赖指令,以肥大化食欲本能辅助行动的僵尸(zombie)等不到错愕的主人下达【回避】、【散开】的指令,接二连三的被打爆了脑袋,僵直的身子晃动了几下,用灌注了恶意的术式强行唤醒的尸群再次躺下了。
 
    “你、你搞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脱线抓狂外加恼羞成怒之下,娘娘腔的糜软之音增添了不少男人色彩,冲动的魔鬼总能让人表现出一些男子气概,不论对象是谁,也不管他平日的作风如何。
 
    平日里总是摆在第一位的风度形象问题已经不在关注的焦点之内,手里攥着石子的少年才是。
 
    “居然丢石头?!你是变化系的吧?!就算是再怎么差的学徒,好歹给我有点魔法师的自觉啊!用石头打爆这么萌的僵尸算怎么回事?起码用剑砍啊!用剑啊!”
 
    语句条理不明,用词遣句也存有各种疑问。但魔法师被意料外的状况所打击产生癫狂这个事实已经被精灵们所掌握,大家多少能够理解一下受到强烈刺激后产生的错乱反应,但绝不会接受那些胡言乱语。
 
    他们和娘娘腔是敌对关系,没理由理会敌人说的话。然后,不论是【不男不女】、【恋尸癖】、【僵尸控】还是【自恋狂】。单独哪一项拉出来都是无可辩驳的【变态】证明书。把这些让精灵们想想都恶心的词汇拼接在一个人身上的结果就是让厌恶指数平方再平方,接受这么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变态家伙对自己人的质疑?精灵们不是脑残,不是被人打了左脸后,把右脸再凑过去的宗教偶像,那种伟业干不出来。
 
    “速度足够快的石头就能爆头,没理由浪费时间玩魔法对决吧?至于僵尸……你的僵尸没有一个是妹子,一点萌的要素都不具备啦。”
 
    “啰嗦!啰嗦!啰嗦!不准说这种一点都不萌的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样都好,你拿来萌的僵尸已经全部被爆头了,接下来打算亲自下场了吗?抑或……让你的朋友们帮你收拾残局呢?”
 
    讥刺反讽的挑衅换来一阵语塞的沉默,片刻后,被激怒的恶毒语调再次回荡。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以为操作系魔法不过是些控制尸体玩偶的术式,没了尸体我就黔驴技穷了?少天真了!对付你这样不入流的臭小鬼,我一人就绰绰有余。我可是绝不弄脏自己双手主义的劳伦斯,就算没了僵尸,这些孩子陪陪你们也足够了!”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